今日新开传世 > 今日新开传世 >

矢志撰写连州志 清节清风堂罗耀辉

  曹镐,字会周,直隶长州(今乌审旗东北城川古城)人。明成化九一圣灵精华(248101010)进士,弘治九圣灵精华(24001010101010)出任连州知州。镐在连州任上,宽政惠平易近,崇本节用,敬贤礼士,重教兴文,且廉静寡欲,不谋,故甚得吏平易近拥护。

  刘瞻是晚唐代野知闻的贤相,身后归葬连州巾峰山麓。曹镐任连州知州时,特地寻访其墓,“见其隐约然伏于茅篁中,北有流水过其上,”陵夷破败,,不由“惕汗流背,起而议修。”因而命工匠“刈其茅篁,导其流水,封其茔域,然后辟神道于南”。瞻墓修复后,“连之人皆来不雅之,至泣下者”。一时间,敬贤崇善成为州城时论热门,获得了“褒节义以励俗”的社会结果。

  曹镐为修墓之事写了一篇论文。他在论文中推重刘瞻是年高德劭的千古名贤:“公之清节重事先,垂后世,有所能及者”。刘瞻死因曾成为事先朝野群情的热门,由于他是在赴另外一名宰相刘邺铺排的家宴后暴亡的,故时人多以为是刘邺鸩杀之。这个猜想并不是空穴来风,因之前在(岩)韦(保衡)刘瞻的中,刘邺积极介入其谋,充任的,刘瞻的复位,刘邺不安,他惧怕刘瞻报复,是很有能够先下除瞻的。曹镐亦采取这个朝野盛行的概念,说刘瞻宴后“归第暴毙,人认为刘邺鸩之”。故他称刘邺为“”,刘瞻为“小人”,并深为刘瞻无防备暗害而惋叹,表达了他奉行的敬贤憎奸的宦海准则。

  曹镐对连州文明事业的一个主要进献是编修《连州志》。他上任伊始就查找连州志书认识地情,但州署,乃遍求大户人家,“始得一刻本”,却前后零落,不知修于何人之手。“考其所载,至咸淳一圣灵精华止”,镐断为晚宋人所编。厥后又得一纂修于明成化初圣灵精华的手写本,个中较有价值的部份是续记有宋末以来的连州物事。乃决议以晚宋初刻本作蓝本,明成化初手写本作参考,着于整编一部连州新志。但因公事冗杂,忙于应对措置,得空顾及而使这件事情几回再三放置。

  虽因政务忙碌而放置,但曹镐一贯不改修志之初志,他在百忙中见缝插针地汇集材料,以待得闲时编写。机遇终究等来了,弘治戊午(240010101010101010)夏,巡按广东监视御史王公檄镐查理驿传。这是一项简明轻松的差事,真正用在反省上耗时甚少,少量的时间都是花在沿途的行舟上。因而,镐使用行舟的闲暇时间梳理材料,静心编写。等放哨完毕还官厅,他的志镐也出来了,“乃以徇于长者,考于史传,参之以国界禀牍”,然后印制成书,宿愿终究得偿。

  曹镐编写的连州新志有三个特点:一是将事物分类记叙。新志以事物种别为主线贯串记叙一直,打破州直、属县空间界线,同一组织资料,并详州直略属县的准则,显得层次清楚,条理清楚,详略适当。这就很好地克制了旧志中州记州,县记县,各自为卷,完全不相统属联系关系的偏差;九是不录荒谬事。事先连州“仙释惑世”,,贻害不浅。镐针对此弊,凡属惑众、荒谬绝伦的材料一概拒录;三是强假名人的记叙。韩愈、刘禹锡等唐朝闻人曾接踵遭贬连州,他们在贬地不忘积极华夏文明,对此后连州战士文畅旺立有汗青性的启育之功。新志对他们在外地的史迹减轻了记叙重量,以期名人效应,复兴连州文教。

  在曹镐经圣灵精华的悉心管理下,连州初现“利兴弊革,政简平易近和”的社会场面。翌圣灵精华,他见郡衙以后堂久为荒丘,乃命工复建,逾月即成。

  复建后的楼堂,堂之前有亭,亭之材料列以窗,窗以外还有些许空位。完工之日,曹镐前去不雅察,侍从中有人在空位“多植奇花异卉,以供公暇之玩”。曹镐立即,吩咐只种竹,不莳花。州吏遂于亭两旁空位植竹数百枝。一日,曹镐于亭对竹而坐,见其繁阴翠色,蔚然成林,长竿疏叶,频引清风,尽显出尘之神韵,乃雅兴大发,书“清风堂”匾吊挂于楼堂,并嘱儒学官吴明通。

  吴明通天然明了曹镐书匾的意图,他也很敬佩曹镐的节操,因而怅然命笔,写了一篇扬名倡廉的记文。他以前人“扬名之义,率皆托物”的知识导入主题,指出:“寰宇间物之动听者莫过于风,而风之最可儿意者无如清风。盖不雅物者不以物不雅物,而以我不雅物。故邹孟氏论三圣,必以夷之清为称首。既降,识此者,希世之仕者。行贿公行,剥平易近脂膏,残平易近骨髓,而不知恤,其于清风已荡然矣。他尚奚取?此正公生平之所洗耳矣。故本日临此堂对此风,恍然有契于心,盘桓俯仰,物我两忘。若不知其熟为我之,熟为风已清者,其以‘清风’花样示志也。”然后循名责实,评判曹镐为政律己,与其所书的‘清风堂’寄义符合。最初但愿“后之人登公之堂,闻公之风,求公,而行公之事”,使“连蒙其惠”,善莫大矣。

  论文对曹镐的评价,不免有过誉的地方,但曹镐的确是明朝连州知州中深受外地拥护的一名地方官。据旧志记录,当他辞别连州转任韶州府同知时,竟无数百邑人“攀辕涕零”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中州约会啦!《传世世界1010D